第0105章 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吸吸吸吸吸……


本站公告

    如果于和知道雪中雁的想法,一定會跟她說,你老人家想多了。

    根本就沒有什么布局。

    完全是因為熊南霜知道自己干不過雪中雁,一心想作弊,最后沒辦法找到了他的頭上。

    他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只能用暗算這種爛招了。

    也不算是太高深的辦法,只要找到合適的妖獸骨頭,就能夠把一整套的道具都做出來。

    現在他的手中看起來除了那酒壺之外空無一物,只是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這枚戒指是利用一頭妖虎的喉骨制成的,可以發現特定的聲音波攻擊,擁有震懾人心的效果,現在于和就時不時的將這戒指的目標鎖定雪中雁,然后喝一聲彩罷了。

    但就憑著這樣的手段,讓雪中雁很不適應,十來個回合下來,她失去了數次能夠一擊致勝的機會。

    換成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忍不住的發飆了,可是雪中雁修煉的是【鎖天訣】表面上看起來是受到了于和的影響,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似乎習慣了于和的騷擾,出手再次凌厲起來。

    熊南霜又有些打不過了。

    淦!

    于和一臉無語,這個圣女怎么這么水?

    別特么拿懷孕當借口,我懷疑你就是個水貨,以前只是仗著境界的優勢欺負老子,碰上硬茬子就軟了。

    于和郁悶的將手中的酒灌到了肚子里頭,一臉不善的看著在空中打斗的兩個女子,捏了捏手指上的戒指,就準備對著雪中雁放大招。

    所謂的大招,其實就是完全的放開那虎妖喉骨的威力,音攻雪中雁,雖然付出的代價是這件法器全毀,可是卻能夠為熊南霜制造機會。

    于是,他咳嗽了兩聲。

    這是他和熊南霜之前定下來的暗號。

    作為權限狗,為了保證自己的陰謀得逞,為了不引起雪中雁的警惕,這兩聲咳嗽屏蔽了所有人,只有熊南霜一人能夠聽到。

    兩聲咳嗽聲響在耳邊響起。

    奮力抵擋雪中雁攻勢的熊南霜心領神會,雪中雁心中閃過一絲警兆。

    【鎖天訣】修煉到這個地步的時候,心靈已經發生了奇異的變化,產生了一種叫做靈覺的東西,擁有一定的趨利避害的能力。

    隱約間,她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熊南霜剛才的表情微微的變化了一下,防備心理自然而然的就產生了,只是,即使有了防備,甚至已經做好了接受某種沖擊的準備,她心中的那種警兆還是遲遲的無法消減……

    文德樓上,于和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提起手中的酒壺,一口酒灌了下去,然后,他的目光盯著交手的兩人,猛吸了一口氣,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吐氣開聲,怒喝了一聲。

    本來,他的臺詞是“淦你老母”,這聲音在旁人的耳中聽起來雖然有些不雅,可卻非常的符合他一直以來營造的粗俗不堪,不拘小節的人設,但是聽在雪中雁的耳中,卻是魔音貫耳,那虎妖所有的殘存下來的力量,幾乎一定能夠短時間內沖破雪中雁的心防,讓熊南霜有可趁之機。

    當然,這只是計劃罷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更趕不上神經病。

    當于和站起身來,就要喊出那句不雅的臺詞時,擂臺上,雪中雁和熊南霜身形交錯,手中兵器相交……

    那種體位……

    于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陣酒勁上頭,猛的大喝了一聲,“抓她頭發!”

    這聲音聽在眾人的耳中雖然有些神經病,可也沒什么,但是傳到雪中雁的耳中卻不是這么一回事。

    本來她是心生警惕的,在【鎖天訣】的作用之下,處于極度冷靜的狀態,在這樣的狀態之下,她就仿佛是一個莫得感情的機器人一般,一心只求勝利,而于和這一聲吼的同時,她與熊南霜的兵器交擊,熊南霜那一頭秀發,恰好在她伸出去的左手邊……

    拽一下,勝算更大吧?

    這個機械般的念頭升起!

    于是

    鬼使神差的

    在【鎖天訣】絕對理智的,莫得感情的作用下,一把薅住了熊南霜的那一頭秀發,然后往下一拽!

    “!”

    熊南霜徹底的懵了,腦袋被這么一拽,頭頂劇痛,身體后抑,心神劇烈的震蕩著,一口內氣盡泄,半空中的身體便隨著雪中雁的動作朝下落去。

    “這個體位!”

    于和此時已經徹底的上頭了,在熊南霜落下的一瞬間,又叫了一聲,“扯她衣服!”

    熊南霜下落,目光閃動,白裙在眼前晃過,下意識的,手一伸……

    撕拉!

    一聲清脆的裂帛聲響起,雪中雁下擺的裙子被撕了一大半,露出一雙賽雪欺霜的大長腿……

    嘶。!

    郢都城中,終于傳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這是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

    我在做夢么?

    我肯定是在做夢吧?

    我的夢想實現了!

    來,大家一起來——

    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

    全城的涼氣再一次被吸光。

    所有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比一瞬間還短,兩人從空中同時落下,幾乎滾在一起。

    “插她鼻孔!”

    于和的聲音又又又又在耳邊響起,鬼知道雪中雁是怎么想的,竟然就這么伸出雙指,插向熊南霜的鼻孔……

    熊南霜已經快要瘋掉了。

    這特么是怎么回事,我是想要贏,可是從來沒有想過要這么贏!

    這尼瑪

    “挖她眼睛啊,笨蛋!”

    耳邊,傳來于和的怪叫聲,她一縮腦袋,避過雪中雁的插過來的雙指,同時雙手借勢,摳向雪中雁的眼睛。

    這不是什么武學,這完全是雌性生物的本能。

    擂臺上,兩個女人滾在一起,完全憑借著本能戰斗著……

    “對了,撕她衣物,快撕,就是這樣,就應該這樣嘛,兩個女人打架,飛來飛去的有什么看頭,這才過癮嘛!”于和酒勁上頭,大笑起來,又是一口酒飲盡。

    啪!

    大笑聲中,一聲輕響,于和食指上的那枚骨戒破裂了開來,完成了它的使命。

    樂極生悲!

    擂臺上,已經發展到要準備互吐口水的兩個女人同時停止了動作,茫然的目光交匯了一下,剎那間恢復了神采。

    然后,一副副畫面在她們的腦海之中閃過……

    “!”雪中雁發出了有生以來第一次驚叫,身形化為一道劍光,剎那間消失在眾人的眼中。

    熊南霜慢慢的抬起頭,望向文德樓的二樓……

    那目光……

    二樓

    于和自揚著手中的酒壺叫的過癮呢,陡然感覺到熊南霜的目光,動作猛的一僵,然后,他將目光慢慢的移向了手中的酒壺,一息之后,他面上露出了極憤怒之色。

    “該死的,云山六部,竟敢在這酒壺下藥陷害與某,某與汝等誓不兩立!”

    “啪”的一聲,將手中的酒壺砸了個粉碎,然后猛的竄了出去。

    一道劍光閃過,正迎向于和竄出來的身形。

    叮!

    啪啪啪啪啪啪啪……

    連續九聲炸響,于和狼狽的落到了大街之上。

    “喲,這不是雪仙子嘛,誤會,全是誤會,這全都是誤會,我是有苦衷的,我是被人暗算的!

    雪中雁一臉鐵青,身上裹著一件淡紅色的床單還是什么東西,將自己渾身上下裹的嚴嚴實實,劍尖直指于和,一語不發,右手一抖,劍光如龍,就要將于和淹沒。

    一只潔白的手掌,從于和的身后伸了出來,探入劍光,也不見怎么做勢,漫天的劍光華為了烏有。

    一道人影,靜靜的站在于和的身上,淡然的目光望向雪中雁,問道,“你要對我相公做什么?!”

    8)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