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坑爹的演員《二合一章節》


本站公告

    當老太婆被陸帆干掉之后,超市里的燈光瞬間正常起來。

    滄月這才放下心中的警惕,同時她也在思考起來,為什么如今這個劇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感覺這件事情應該跟陸帆有關,這男人實在是太神秘了。

    陸帆隨意的從貨柜上拿過一瓶過期了三年的飲料,使用暴風大劍撬開瓶蓋后,喝了一口嘀咕道。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把我帶到了誅仙鎮,難道誅仙鎮的事情還沒結束嗎?可是自己現在所拍的電影,也不是?”

    說實在的,陸帆也不是很理解,為什么劇情變成了這個樣子?

    根據他的直覺,這背后應該有一只詭異的大手在操控著這一切。

    “老公,剛才發生什么事情了?”滄月照著劇本問道。

    陸帆搖頭道:“沒什么,就是剛才停電了!”

    洛寧雪好奇的問道:“那收銀臺里的那個老人呢?”

    陸帆想都沒想就隨意的找了個理由,“她!似乎是看天氣快要下雨的樣子,所以回家收衣服去了!

    對于舊日之靈的事情陸帆沒有說出來,雖然所有演員心里都非常清楚,但他們飾演的土著卻還不知道。

    一旦陸帆解釋清楚,只會讓所有人發生不必要的騷亂,造成電影更加難以拍攝下去。

    而陸帆因為胡亂說著臺詞,腦海里一直瘋狂的提醒扣除舊日券的提示。

    可惜因為陸帆不是它們管轄的輪回空間的演員,所以一直沒有權利代扣,而陸帆所在的第零度空間又不管。

    邪神之影看著數量眾多的灰色音樂符號從面前飄過,漆黑的眼眶中閃過一絲茫然,很明顯想到了之前怎么拍都拍不到的經歷。

    而這時候,一只小音樂符號似乎迷了路,竟然撞在邪神之影的身上倒了下來,兩條小短腿掙扎了半天也沒有站起來。

    這把邪神之影都看懵逼了,因為它發現這次的音樂符號沒有上次那么厲害。

    邪神好奇的提著音樂符號的一條短腿,把它撿了起來,竟然發現這次意外的順利。

    于是它瞬間露出一個邪惡笑容,身后瞬間出現十幾條手臂,瘋狂的撿起地上的音樂符號就往嘴里丟。

    陸帆好奇的發現,腦海里的聲音瞬間截然而止。

    ……

    而在超市外面,兩個三線演員主動找來管子給大巴車加油,其他人則在附近警惕的逛著,看看能不能找到這部恐怖電影有用的線索。

    杜銘把油槍放進大巴車油箱中,然后拍了拍手,面無表情對著旁邊的年輕男人道:“終于搞完了加油,你想不想上廁所,我和你一起去上廁所吧!

    杜銘旁邊的年輕男人是個三線演員,名字叫徐陽,是第二度輪回影院的演員,長相斯文,面容清秀,現在卻帶著絲絲恐懼的表情。

    雖然是兩人給大巴車加油,但實際上都是杜銘一個人在做,徐陽自從下車后,就開始東張西望起來,滿臉恐懼的表情都不帶一絲掩飾。

    這樣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個龍套的樣子。

    “上廁所。!”

    徐陽聽到這話,不可置信的反問一聲。

    要知道他們兩人可是在恐怖電影里啊,這個男人是怎么敢在這個時候主動要求去廁所的。

    可是就在這時。

    全新的血字劇本直接出現在徐陽的腦海里。

    徐陽看完腦海里的臺詞淚流滿面,他早就知道在恐怖電影里廁所是著名的詭異發生地點,所以怎么可能會多喝水呢?

    我今天可是一點水都沒喝過啊,怎么可能會有廁所想上?

    徐陽在心里咆哮道:“我辜負你mb,你個腦殘編劇從哪里看出來我想要上廁所的!”

    徐陽看著一臉平靜到有些詭異的杜銘,不明白為什么同為三線演員的他,何苦為難三線演員的自己。

    此時,徐陽腦海里已經傳出來扣除舊日券的提示音,被逼無奈之下,他只好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太好了,正好我也想去上廁所,之前因為太黑暗的緣故,我一直沒有敢去,那我們現在一起去吧!

    『電影提示:以上行為不符合角色扮演者設定,造成中度ng,扣除五十點舊日券,并且將會持續以每秒一點的速度繼續扣除舊日券,直到表情恢復為止!

    徐陽:“……”

    徐陽努力的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總算是把這一段劇情勉強忽悠了過去,電影也停止了繼續扣他的舊日券。

    杜銘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那我們就走吧,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杜銘的聲音非常的平靜,甚至是平靜到沒有一點感情,這種平靜,理論上來說完全不應該出現在活人的身上。

    而且,徐陽感覺杜銘的笑容也有一絲不一樣的東西,是那種有什么東西上勾的笑容。

    看著向著廁所走去的杜銘,徐陽咬著牙,同樣向著靠著圍墻,籠罩在黑暗中的廁所走去。

    既然這個三線演員都敢去上廁所,那他也沒理由退縮的,他可不認為自己比這個看起來有些詭異的三線演員差。

    在半路上,正巧碰到一個拖_了褲子向著草坪解決生理問題的年輕演員,這讓徐陽看向杜銘的眼光有些嚴重的不爽起來。

    畢竟有對比就有傷害,明明就可以花點舊日券就地解決的事情,這個杜銘卻非要去廁所里解決。

    而且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不是傻,自己去廁所解決生理問題也就算了,竟然還要問自己這個問題。

    讓一直沒有出現的血字劇本,一下子就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而現在這個局面,他是連拒絕都拒絕不了。

    這個男人簡直是太坑爹了。他發誓過了這次血字劇本后,一定要離這個男人遠遠的。

    ……

    蘇秦站在草地上,正給著草地施肥,好奇的看著從他旁邊走過的兩個智障三線演員。

    之所以說是智障,是因為蘇秦發現這兩人竟然去的方向,竟然是那座修建在黑暗角落里的廁所。

    “不得了啊,現在的三線演員素質實在是太好了,上個廁所竟然還要去廁所。!”

    蘇秦感慨道,要知道他身為身為第三度輪回影院的二線演員,自問在二線演員中也不算是墊底的存在。

    但如果能不去廁所,那他也一定不會選擇去廁所大小_便的,哪怕因為隨地大小_便而被罰一筆不小的費用,也一樣是不會去的。

    畢竟前車之鑒實在是太多了!

    小命和舊日券,誰輕誰重,蘇秦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小命。

    想著想著,蘇秦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來,憋著氣把自己的水龍頭開的最大,閉著眼睛胡亂甩了起來,一時間整片草地都開始騷氣沖天。

    就在這時,蘇秦眼前一陣恍惚。

    接著再出現時,蘇秦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一間漆黑,臟亂的廁所內。

    而他面前是一排發黃的小_便池,旁邊竟然站著一個詭異的黑影。

    于此同時。

    冰冷而又詭異的血字劇本出現在蘇秦的腦海里。

    蘇秦臉上閃過一絲尷尬,沒想到他百般防范,最終還是出現在廁所里。

    “果然不愧為精品恐怖電影,連這一點漏洞也不給我留!碧K秦心中暗想道。

    在之前的恐怖電影中,蘇秦一直都在減少著去廁所的幾率,以前的恐怖電影最多也就扣掉他的一部分舊日券,也沒有出現過把他傳送到廁所的情況。

    “這是什么情況,我怎么會一下子會來廁所的,這詭地方該不會真的有舊日之靈吧?”

    蘇秦照著血字臺詞說道,雖然現在情況是有些詭異,但他也不算是一個新手,所以顯得非常冷靜。

    就見這個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影轉過頭來,露出一張詭異驚悚的人臉。

    這張人臉沒有一點血色,根本就不是一個活人該有的樣子。

    舊日之靈露出詭異笑容,“既然你這么

    bq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