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跟我打仗去


本站公告

    天色漸漸昏暗下來。



    苕溪在書房里點了燈,就蹭著不走了,認認真真地看著如錦寫字。



    蜀素一邊磨墨,一邊悄聲地問道,“大小姐,春香姐姐去了松濤院那么久怎么還不回來?”



    語氣里竟有幾分擔心的意思。



    如錦輕輕地笑,“好事!



    雪柳閣和松濤院的距離很近,倘若東西被拒收了,那春香早就該回來哭了。



    她抬起頭,看到苕溪如癡如醉地盯著她寫的字,不有好奇問道,“你會寫字?”



    苕溪憋紅了臉搖頭,“不不不,奴婢不會!



    她又憧憬又哀傷,“聽說我爹爹是個秀才,原本等我長大了他會教我寫字,可惜……”



    可惜她還沒有長大,爹爹就病死了。



    娘親和她被同族的大伯趕了出來,顛沛流離,居無定所。后來,連娘親也去世了。



    她一個人孤苦伶仃,無處可依,竟被惡房東賣給了牙婆說要抵房錢。



    還好,遇到的牙婆心腸不錯,沒有將她賣進勾欄院,而是送入了臨安侯府中。



    苕溪有時候會想,倘若爹爹并沒有病死,而是好端端活著,她該會怎樣?



    她一定也會讀書識字明理,過著可能不富足但卻溫馨快樂的生活。



    苦孩子的命運總是相通的,如錦想到了從前跟著她的鍋碗瓢盆四大侍女。



    能被牙婆發賣的小丫頭哪一個沒有傷心的往事,但自從跟了她,鍋碗瓢盆的臉上就一直是激昂向上的。



    也不知道后來她們都怎么樣了?



    現在她們還活著嗎?



    如錦想,等下次見到了小桿子一定得好好問一問。



    苕溪見大小姐沉默不語,因為是自己突如其來的訴苦掃了大小姐的興致。



    她不由慌了,惶惶恐恐就跪下,“對不起,都是奴婢的錯,奴婢不該多嘴!”



    如錦放下筆,起身走到苕溪跟前摸了摸她的頭,“乖,起來吧。以后,我教你寫字!



    她的目光望向蜀素,“你們也得學認字!



    管家撥給他的這四個丫鬟,春香已經打聽過了,都是買進后新訓的,沒有經過夫人的手。



    聽說,這是松濤院的意思。



    這樣倒好,能干的丫頭固然難得,但自己教出來的用著更放心。



    春香雖然好用,可她是家生子,她的爹娘和兄弟牢牢地掌握在周氏的手中,哪怕她現在心向著自己,但總有一天也會倒向周氏的。



    她得盡快培養出自己得用的人手。



    如錦看著呆愣愣的兩個丫頭笑了起來,“值雨,甘露,你們兩個也進來!



    她認認真真地宣布,“從明日起,每天晚上我會留出一個時辰教你們認字寫算。希望你們好好地學,將來,不止可以為我分憂解難,還能自己獨當一面!



    春香進門的時候,看見小丫鬟們齊刷刷跪了一地,個個都痛哭流涕的模樣。



    她一急,“這是怎么了?你們幾個怎么惹大小姐不高興了?”



    苕溪忙抹了眼淚,“不不不,不是這樣的。大小姐說要教我們寫字,我們這是高興的!



    春香松了一口氣,“嗨,瞧你們這哭的,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呢,嚇死我了!



    她笑著說道,“這是好事兒!臨安侯府的大丫鬟可人人都認得字,要不然以后怎么幫主子做事?”



    蜀素問道,“那春香姐姐識字?”



    春香不自覺地將腰板挺了挺直,“我是府里的家生子,從小就有先生教過!



    家生子比起買進來的仆從當然更得主人信任,也更容易被重用。所以,府里從小就對他們進行技能的培養,識字只是第一關。



    她主動請纓,“大小姐,這教認字的事,就讓奴婢來幫忙吧!”



    如錦點點頭,“也好!



    她問道,“東西送出去了?”



    春香很是得意,“東西送出去了!



    她眉飛色舞地說道,“原本良叔是有些為難的,但侯爺聽說是大小姐自己寫的字,便讓良叔傳了進去。奴婢頭一回遇到這事,也不敢走,就一直在門口候著!



    如錦笑著問,“那你候到了什么?”



    她挑了挑眉,“莫非侯爺還給了賞?”



    春香忙道,“那倒沒有,但我覺得這可比給了賞錢還要重要!



    她高興地說,“侯爺說,請大小姐明日吃了晚膳去松濤院找他!



    侯爺的關注,在這個深藏暗箭的后院是一種保護,夫人即使心里恨不得捏死大小姐,卻也不敢再妄動了。



    忍一忍。



    再忍一忍,等婚期定下,大小姐出了閣,一切就好了。



    最好……最好大小姐能將她一家都要了去當陪嫁,可這就需要大小姐在侯爺心上足夠有份量才行。



    但愿可以!



    用過晚膳,如錦讓丫鬟們散了,“明日我和春香要出門,你們幾個各司其職,將家給看好就是了!



    春香跟著進屋,“大小姐,今夜我睡在踏板上值夜吧!”



    她忙補充道,“您在宿州長大或許沒這規矩,但入鄉隨俗,臨安侯府的小姐們夜里睡覺都有丫鬟值房。一來是為了保護主子的安全,二來也是方便差使!



    如錦搖頭,“我不需要!



    她瞇了瞇眼,“春香,明日可能會遇到什么你比我清楚,你得回去好好睡,養足了精神才能打勝仗呢!”



    春香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點頭,“也好。大小姐,我現在就住東廂,離您近,有事您大聲喚我也能聽見的!



    她一邊退下,一邊念叨著,“得去弄一個鈴鐺,若是有事大小姐搖鈴我就能聽見!



    如錦目光復雜地望著春香的背影。



    半晌,她嘆口氣說道,“來日方長,且再看吧!



    翌日,如錦將周氏希望她著的紅色裙衫穿在身上,在銅鏡前顧盼,“春香,我好看嗎?”



    春香連連點頭,“好看!”



    她頓了頓,壓低聲音說道,“別的我不敢說,大小姐的美貌在臨安侯府可是頭一份的。不,不止臨安侯府,咱們家素日來往的親戚中,就沒有見過比您更好看的小姐了!”



    夫人倒是個美人,可惜二小姐三小姐肖父,論容貌,不過只是普通,還不如二房三房的小姐們。



    如錦淡淡地一笑,“美貌是天生的,不算本事。當遇到豺狼虎豹時,反而會是催命符。美人薄命,你可曾聽過這句話?”



    春香一愣,暗暗懊悔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她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有些結巴起來,“奴婢……我……不……”



    如錦忽然咯咯笑了起來,“不過,聽你說我好看,我還是很高興的呢!”



    她甩了甩紅裙,“來吧,跟我打仗去,今日咱們只許勝不許!”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