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千里奔襲


本站公告

    將七十多頭新晉的生化怪物安排好就足足折騰了小半天,再加上才開始收服薩魯曼以及一堆亂七八糟的破事,中土大陸的第一個夜晚,就這么毫無預兆地降臨了!

    作為一名體恤下屬的好領導,某人自然不可能讓大軍連夜趕路,而是吩咐薩魯曼將黑塔中的儲備糧全都拿了出來,讓所有人好好大吃一頓。

    中土大陸地廣人稀,按道理說就算生產力非常底下,但是食物應該是不缺的。

    可是實際上這個想法就像把一個普通人扔到原始雨林,然后告訴他這里面到處都是食物,讓他自己想辦法謀生一樣可笑。

    除非那家伙叫貝爾.格里爾斯,要不然他唯一的下場就是變成原始雨林的肥料!

    同樣,雖說密林深處有不少獵物,但山脈中隱藏的危險,使得這些強獸人寧肯去面對民兵和洛汗騎兵,也不想去山林中捕食獵物。

    這些強獸人和蠻族以前只能在薩魯曼手中領到僅堪果腹的過期食物,現在驟然間能夠敞開肚皮狂吃,頓時一個個興奮的忘乎所以。

    順便對哪位剛剛成為自己。

    “明天一早大軍立刻出發,三天內趕到伊多拉斯,五天內解決掉洛汗王國!”

    黑塔大廳內,李清遠指著掛在墻上的中土大陸地圖說道。

    從艾辛格到伊多拉斯,直線距離足有五百公里,哪怕強獸人的身體素質要比人類好一些,但是每天接近兩百公里的急行軍,對大部隊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主人,三天之內趕到伊多拉斯,也只有狼騎兵才有這個機動能力,其他士兵尤其是輜重部隊,根本不可能!”

    薩魯曼想了想立刻反駁了起來。

    經過一天的了解,薩魯曼知道這位主人雖說漠視生命外加心狠手辣,但卻并非完全不講道理,自己作為對方目前麾下的第一也是唯一一個高層,想要在以后謀取到更多的好處,那么就不能純靠硬舔,至少也要表現出相應的本領。

    畢竟他能成為中土五巫之首,可不是單純靠拍馬屁就能成功的,畢竟沒有相對應的辦事能力,再怎么昏庸的領導也不會喜歡一個只會夸夸其談的下屬!

    哪怕并沒有實際帶兵打仗的經驗,但是最基本的行軍方略,薩魯曼還是知道的。

    “不需要輜重,所有的物資全都從伊多拉斯就地征用好了!”對于薩魯曼提出來的問題,某人不加絲毫猶豫地說道。

    想當年蒙古人是怎么橫行歐亞的?

    不就是靠著就地取材嘛!

    以中世界這糟糕的交通狀況和運輸方式,再怎么迅捷一場戰爭也要準備十天半個月,而這該死的系統卻只給了自己三個月的時間。

    要是按照薩魯曼設想的那種戰斗方式,別說統一中土大陸,三個月自己能打下剛鐸就應該謝天謝地了!

    “可是大人!就算輜重可以直接征用,但是攻城機械這些東西?”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這句至理名言其實對于強獸人來說并不怎么適用。

    因為這群家伙餓起來的時候連自己的同胞都能吃的下去,養活它們實在是在太簡單了。

    “這些東西并不需要你考慮,你現在的任務就是讓那些雜碎知道,如果三天內無法趕到伊多拉斯,那么掉隊的家伙,我會直接將它變成軍需糧草!”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薩魯曼就按照吩咐將麾下所有的強獸人和蠻族全都集中了起來。

    “垃圾們,你們現在有力氣了嗎?”李清遠騎著坐騎站在大軍正前方,對著它們喊道。

    得益于‘嗓音如雷’這個魔法的加成,就算是站在最后方的士兵都聽到了他的聲音。

    只不過站在最前方的士兵可就倒了霉了,一個個感覺自己好像被塞進了銅鐘里面,然后外面有人不斷地用鐵錘在敲打似得!

    前方的獸人全都捂住了雙耳,一個個只感覺頭暈眼花惡心想吐。

    不過除了前方這些倒霉蛋,其它士兵倒是全都熱血沸騰歡欣鼓舞,一個個全都尖叫了起來!

    “嗷嗷嗷——”

    一陣陣尖叫聲不絕于耳,雖說因為昨天晚上敞開吃的舉動使得這些士兵對新任老大的忠誠度上升到了六十點這個及格線,可是聽到老大居然罵自己是垃圾,所有的士兵還是憤怒地吼叫了起來。

    不過馬上它們的吼叫聲就從憤怒變成了驚恐,只見軍隊的四周陡然出現了幾十只從未見過的恐怖怪物,就算最強壯的獸人也堪堪才達到這些怪物的大腿而已!

    這些怪物看起來比食人妖還要恐怖的多,尤其是它們身上散發出那股死亡的味道,讓獸人士兵們全都趕到了來自心底的畏懼。

    “從現在開始,大軍立刻向伊多拉斯進發,落在最后的家伙,就要成為晚上的晚餐!”

    某人拉了一把坐騎的韁繩,然后對著軍隊喊道。

    “嗷———”

    聽到這條命令,大多數獸人都還在發懵,三天內趕到伊多拉斯?怎么可能?

    只是還沒等它們反應過來,就看到那些恐怖的怪物已經開始揮舞著它們那奇形怪狀的手臂,對著遲滯不前的士兵劈了過來。

    ‘咔擦咔擦’!

    生化怪物們直接將那些倒霉蛋抓起來扔進了進化的巨口中,如同嚼雞脆骨般連盔甲帶兵器一起給嚼了個粉碎。

    “吼!”

    這下獸人士兵們總算知道剛才老大說的原來是真得,跑得慢就要變成這些怪物的口糧!

    瞬間烏壓壓一片大軍宛如蝗蟲般朝著伊多拉斯的方向沖去,而七十多頭生化怪物則在后方不緊不慢地追趕著。

    “怎么樣,以現在的行軍速度,三天內應該可以趕到伊多拉斯吧?”

    騎在坐騎的背上,某人笑著對一旁的薩魯曼問道。

    ————————————————

    “我們要加快腳步,將希優頓從薩魯曼的魔法蠱惑中拯救出來!”

    距離洛汗首都伊多拉斯約莫五十公里的地方,四個風塵仆仆的家伙正在快馬加鞭朝著洛汗首都伊多拉斯趕去。

    阿拉貢和萊戈拉斯一路追蹤進入了法貢密林,在密林內遇到了牧樹人,知道兩名霍比特人已經脫離了危險,順便還跟剛剛進階成功的白袍甘道夫給匯合了。

    當初護戒小分隊一群人在礦坑內遭遇到了巴洛炎魔,灰袍甘道夫為了其他人的安全挺身而出,最后跟巴洛炎魔同歸于盡。

    只不過在臨死的那一剎那,甘道夫接到了來自維拉的指引,解開了自己塵封的實力,瞬間華麗變身,從灰袍變成了白袍。

    話說這巫師等級的劃分也實在是太兒戲了點,換個衣服就能升級,這要是直接自己給自己做一身華麗的金色衣服,豈不就變成了黃袍加身?

    甘道夫不愧是法師界的模板人物,在被頂頭老大強化了之后,這家伙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去如何找回場子,而是直接動用了戰斗的終極奧義——搖人!

    法貢密林中生活著一群與世無爭的牧樹人,這些家伙一般都隱居在人跡罕至的森林深處,甚至三族當中很多人都將它們當成了傳說故事。

    但是對于中土呼保義、諸族及時雨的甘道夫來說,牧樹人一族其實跟他也有著很深的友誼。

    于是他喬裝打扮秘密潛伏來到了法貢密林,準備說服牧樹人來加入這次正義對邪惡的討伐戰。

    可惜的是,哪怕甘道夫已經將外交點到了大師級,可是牧樹人這些家伙全都是榆木腦袋,就算他有百般妙計萬端手段,遇到一群腦袋不會轉彎的家伙也是無計可施。

    無可奈何之下,甘道夫只好將說服牧樹人的任務交給了兩個霍比特人,然后自己則是跟著阿拉貢一行人飛速趕往洛汗首都伊多拉斯。

    因為從阿拉貢口中得知,洛汗國王希優頓已經被邪惡的巫師薩魯曼給控制住了,洛汗王國現在所有的政令全都由巧舌葛力馬掌握,整個王國都處于危險之中。

    “米亞拉斯?你怎么了?”

    正當四人組停下來稍事休息的時候,甘道夫的坐騎突然發狂起來。

    “米亞拉斯感到非常不安,有什么恐怖的事情馬上要發生了!”萊戈拉斯站起來安撫了一下發狂的白馬,然后迅速說道。

    精靈一族擁有和動植物溝通的本領,雖說并不能直接跟它們進行對話,但是感知一下它們的想法還是很簡單的。

    “恐怖的事情?”聽到萊戈拉斯這么說,甘道夫也頓時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轟隆隆——’

    而當四人組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時,卻只感到大地震動了起來。

    “有大量軍隊正在逼近!”

    作為戰爭老手,阿拉貢立刻反應過來是什么情況,連忙拉著坐騎就往樹叢中躲去。

    順便臨走的時候他還不忘飛起一腳用泥沙將剛才幾人休息的痕跡給掩蓋!

    四人剛剛拉著坐騎躲進樹叢,就看到一群強獸人跟喪家之犬似地沖了過來。

    “這是怎么回事?莫非有騎兵在身后追殺他們?”

    看著手腳并用跟逃命似得強獸人,金霹小聲地對著同伴問道。

    “不知道,再等等!”本來看到這些強獸人疲于奔命的樣子,阿拉貢是很想沖出去攔住他們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冥冥之中他好像感覺到了維拉大神的召喚,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很快,阿拉貢就為自己的決定慶幸不已了。

    只見密密麻麻的強獸人和蠻族戰士如同蟻群般沖了出來,數量少說超過了一萬!

    按說一萬強獸人,這絕對是一支可以在大陸橫著走的軍隊,只要不去攻打幾個著名的要塞,其他地方就算是看到這些強獸人也只敢當沒看見。

    可是現在,這些強獸人和蠻族全都眼神呆滯身體僵硬,除了兩只腳還在機械地跑動外,根本沒有任何的活力!

    “駕!”

    一道藍色的身影從后方迅速飛奔了過來,只見一個神系大紅披風的男人騎在一頭很奇怪的坐騎身上,從隊伍后方直接沖到了最前方。

    “就在這里,原地休息兩個小時!”

    李清遠看了看麾下這群已經快要立刻倒斃的軍隊,這才開口喊道。

    “大人!”

    薩魯曼騎著黑色的夢魘獸緊趕慢趕總算趕到了他身邊,這位白袍巫師現在也是雙眼發黑精神憔悴。

    兩天一夜的時候,大軍直接趕了五百公里,這簡直是個奇跡!

    要知道就算是號稱最強鐵軍的某志愿軍,最強記錄也只是一天之內狂奔了八十公里呢。

    哪怕強獸人的身體素質要比人類好得多,但是這個速度也絕對是打破了中土大陸的行軍記錄。

    當然,這么高強度的行軍,使得至少有一千名士兵折損在道路上,非戰損率直接達到了百分之五!

    不過無所謂,對于某人來說,這些士兵最大的用處就是幫自己站場子,他又沒準備指望這些家伙去攻城,只要能拿得住刀,唬的住人就行了。

    要不是看這些家伙實在是快撐不住了,他都準備直接讓軍隊沖到伊多拉斯城墻下在休息的。

    “大人!士兵們現在急需要休息,以他們現在的狀況,根本沒辦法攻打伊多拉斯!兩個小時根本不夠,至少也要六個小時才可以!”

    薩魯曼有氣無力地說道,別說這些士兵,就連他都有些快撐不住了。

    別以為騎兵就比步兵省力,要知道從長途耐力性來說,馬是遠遠比不上人類的,更別說坐騎上還騎著人了!

    才開始行軍的時候狼騎兵那是遙遙領先,可是在經過一天一夜的沖鋒后,狼騎兵反而遠遠地被步兵給丟到了后面。

    薩魯曼的夢魘獸純靠他用精深的法力維持著,要不然早就撐不住了。

    至于說某人胯下的坐騎?

    這玩意可是經過系統認證的寵物,別說耐力不足這種小問題,就算是砍掉腦袋剁掉四肢,馬上也能在寵物空間內復活的。

    要不然就憑坐騎跟某人之間的血海深仇,它哪能這么乖乖聽話!

    “六個小時?”

    某人摸了摸下巴,六個小時天都黑了,到時候指望這群廢物去打夜戰?

    說笑呢!

    “就兩個小時,現在開始計時,告訴它們這些廢物,要么今天晚上在伊多拉斯過夜,要么就等著全都變成口糧吧!”u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