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頭部戰士漸行漸遠【5000字】


本站公告

    app2();

    此時陳鋒作為一名U盤的談話工作即將進入尾聲,該記的人他都陸續記下,接下來他還會看一份包括了DF-711堡壘艦、奧頓星系、玄武星系、以及囊括了整個晨風帝國百年來各領域頂尖人才的十萬人名單,記肯定都能記得住,但能帶多少人進入下一條時間線,他也不確定。

    其實可能有部分人從一開始就一直存在,只是陳鋒以前不知道,不認識,后來突然認識了,便覺得是自己的U盤效應。

    U盤效應其實可能是錯覺,只是既不能證偽,又不能證實。

    譬如第八條時間線中的拿威綸、貝恩斯塔、韓與等人。

    或許這些人以前就在,也在不同的重要崗位上,但陳鋒不認識,沒記住,便等若不存在。

    這依然是極端的唯心主義——我見即存在,

    此時廣場中剩下的人不足百,已然是這次晨風帝國的精華所在。

    人群中有很多陳鋒的老熟人。

    現在林布軍銜至上將,在軍事領袖的序列中僅次于元帥級,并且是同級上將中排序倒數第一,可見他在軍中地位甚高。

    林大頭年歲與陳鋒相仿,此時也百余歲好遠,看起來還是中年人模樣。

    與別的軍事領袖相比,林布軍裝雖然整齊,但頭發卻亂七八糟,十分不修邊幅。

    陳鋒覺得吧,在林布身上展現出個道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歲月并不能讓人變得穩重,反而只無限放大了這人的偏執。

    這孫賊此時一臉不服的表情,大約還是想與自己過兩手,見識見識縱貫多條時間線的人類第一戰士的手段。

    陳大師表示有點厭煩了,這人簡直欠揍,反正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對……

    等等。

    陳鋒以極快的速度掃完了林布的履歷。

    好吧很耀眼,很炫酷,很霸道。

    之前繁星就告訴過陳鋒,自3020年戰爭爆發伊始,不少影子星系中的軍人和指揮官走了出去,投身戰場。

    曾有理智派的人對此表示反對,認為在等到陳鋒之前,影子星系應該盡可能保存有生力量。

    但反對無效,走出去的策略在軍事領域內幾乎全票通過,不接受反駁。

    軍人們的理由也很充分。

    帝國其他星域的同胞正用各自的疆土和身軀為影子星系爭取時間,換取信息。

    外面的同胞正在做出了巨大犧牲,也正是因為外面的人們在奮力拼搏,吸引復眼軍隊的火力,影子星系才能安穩發展。

    軍人以戰爭為天職,馬革裹尸是榮耀,也是歸宿。

    雖然影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我們不能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藏起來,眼睜睜看著別人替我們去死。

    誰也不比誰高貴。

    我們絕不能心安理得的看著別人在前面沖鋒陷陣,只等著撿取勝利果實。

    我們的行為必須配得上別人為我們做出的犧牲。

    此外,既然我們自詡精銳,那么我們換回的信息不就能比別人更多?

    最后,沒有經過血火試煉的戰士,只會紙上談兵,那么我們有什么資格使用凝聚了全文明之力的精華而制造出來的頂級武器?

    沒有戰場的試煉,不經歷游走于生死間的磨礪,就算給我們最好的裝備,我們也發揮不出裝備應有的戰力,那豈不愧對先祖、其他戰士、科研人員與制造這些裝備的工人?

    這種種理由讓人無力反駁。

    自此,軍事指揮官與戰士們悄然走出影子星系,先利用帝國戶籍系統,各自根據喜好又或是隨機選取參戰星區,給自己弄個普通人的化名與身份,再以普通戰士和初級指揮官的身份出沒于各大戰場,一點一點往上爬。

    在這一百年里,影子星系中的軍事人員從老到少共成長出近一千三百億人,其中一千一百億人多少都出去過幾次,總出動往返人次達數萬億次。

    有的人在外面功成名就,職銜一截一截的往上攀升。

    有的人埋骨他鄉,英魂飄蕩于宇宙深空。

    如此行動,直到3118年,復眼者開始摧毀人類星門之后才逐漸告一段落。

    不曾出去的近兩百億人里,有部分屬于守備力量,還有極少部分則如同丁虎這樣的,有著種種原因。

    虎哥升官難,也難在這一點。

    虎哥倒是想出去沖鋒陷陣,奈何現實不允許。

    這一千一百億人中成功的走出去又回來的,大約有近三百億人,另外有近八百億人卻已是和其他星系的戰友們一同埋骨他鄉。

    代價很沉痛,但收獲也頗豐。

    如今影子星系內四百億軍人正好占星系總人口的一半有多。

    四百億戰士,大半都是去而復返的精銳,個個能征善戰,驍勇無匹。

    每一個經歷了戰火又成功返回影子星系的戰士,都已多多少少見識過復眼者的手段,親身體會過復眼者在戰場上的壓迫感,并對敵人的多種兵器了若指掌,將各種應對之法刻入靈魂深處。

    何時該搶攻?

    用什么手段搶攻最有效?

    如何用最有效的手段阻斷蜻蜓戰機、八足甲蟲這些低階武器的海量沖擊?

    如何以最小的代價圍困刀鋒螂,并將其摧毀?

    在被棱艦鎖定時,如何成功逃逸后撤?

    在無路可逃時,如何在極短時間內打空彈藥,再快速引爆己方戰機動力艙……

    太空戰場上,無論是大型戰艦還是小型戰機,生死基本都只在一線間。

    人工智能可以輔助決策,協助收集信息,提供相對較為全面的決策建議。

    但機器終究是機器,程序終究是程序,不是人。

    程序不會出邏輯錯誤,但在戰場上完美邏輯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策略。

    并且如果有人真蠢到把自己的生死完全托管給人工智能,現實會給這些人上一課。

    早已滲透進量子網絡里的復眼者等的就是這些人犯蠢的瞬間。

    在無數個關鍵瞬間里,依然需要由人來拿最終決定。

    考慮問題的時間往往很短,長也只有數秒,短則萬分之一秒的剎那。

    因此,這些戰場經驗涉及到快速直覺反應。

    紙上得來終覺淺,直覺反應很難通過訓練鞏固,需要軍人們真把自己放入那種環境里去,更需要實戰。

    這些都需要臨場觀摩學習,需要一次次的親身體會,并不斷累積直覺反應的經驗。

    每一次參戰再幸存,都積累了更豐富的戰場經驗。

    以陳鋒過去的觀念看,在人類與復眼艦隊正面抗衡時,幾乎不存在逃生的可能。

    所以這次他看到的進步中特別直觀的一點,那便是即便人類只掌握了二十倍光速的超曲運動,可也依然能靠著戰略變化與海量兵力,為部分人爭取到逃生時間。

    起碼人類不再是每次接觸都輕易全滅了。

    人類擁有的性能強勁的各種型號太空戰機,讓復眼者的蜻蜓戰機與八足甲蟲之類武器真正降格成了炮灰。

    除非刀鋒螂出動,才能輕易剿滅人類軍隊。

    自爆蒼蠅與龜形飛行器,正是復眼者為了清剿源源不絕的人類戰機等作戰單位而開發的新型武器。

    這些小型單位在正面戰場上功效顯著,但只以量取勝,可拿來在大范圍內追擊人類戰機就顯得捉襟見肘了。

    如今的人類軍隊,哪怕依然逃不出銀河系,可起碼能在獵戶臂內成功撤離前線,有機會拼就沖上去拼一槍,沒機會就快速撤離,不斷的迂回重整兵力,等待下一次機會。

    在第一批包括巴納德星超級艦隊在內的兵力的三個等級主戰艦隊被陸續剿滅后,人類更改了作戰策略,不再輕易大會戰,而是以能偷一槍就偷一槍,偷不了槍就化整為零舉族跑路的策略分散行動,俗稱游擊戰。

    戰爭打到如今,人類之所以還有上千個星系級聚居地,那是因為這些星系中都建有可以快速批量生產艦船、戰機和太空站的大型工業基地。

    帝國人民想抓緊時間為軍隊、科研人員、逃生者多生產一些艦船,多一艘是一艘而不肯撤離。

    部分人類軍人選擇與這些工人和科研工作者共存亡,并且還能及時帶走剛生產出來的新型艦船。

    在此之前,絕大部分平民早已乘坐著各型各色的軍用和民用艦船分散在獵戶臂內的各處,有的在往遠處逃,有的在找地方潛伏,等著與從戰區沖出來的新型艦船碰頭接應,那么逃生的希望又大了一分。

    整個獵戶臂內,就像是往白蟻巢穴里扔一枚炮仗,炸開之后巢穴雖毀,但白蟻卻紛紛四散奔走,只求保存火種。

    等復眼者摧毀了這剩余的千多個聚居星系,要先將全人類在獵戶臂與銀河內徹底抹除,完成收尾工作,大約還得要個少則數百,多則上千年。

    我們不會再被輕易的抹去了。

    我們可以把抗爭的時間拉長到數百上千年。

    這,就是人類作為螻蟻的進步。

    總之,在影子星系援助外部戰區的龐大行動中,盧先鋒、唐天心、蓋烏斯、貝恩斯塔、夏爾等指揮官皆或多或少的參加過少則數次,多則數十上百次戰役。

    其中唐天心戰績最為彪炳,但盧先鋒的化名在外部口碑最佳,升遷最快。

    這也是盧先鋒能坐穩第一元帥的原因之一。

    至于戰士這邊,又以林布、馬雷赫、奧布萊恩、杜玉文等人為代表。

    走出去又成功返回的戰士,被統稱為歸鄉戰士,個頂個的精銳。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那么幸運的能在絞肉機戰場中逃生,有時候也真要講點運氣。

    譬如馬雷赫與杜玉文這兩個名聲顯著的天才戰士,便在一場格外激烈的大會戰中不幸隕落。

    在所有歸鄉戰士中,林布的戰績最為彪炳。

    陳鋒可操控折躍戰甲屠戮刀鋒螂如宰豬,林布沒有陳鋒這樣的折躍戰甲,但在這百年中,林布斬落的刀鋒螂數量卻已然破萬。

    在外面時,林布用的還不是最先進的戰甲類武器,而是只經過簡單改造,在功率上有些強化的新型制式戰機。

    陳鋒又看了下林布如今的基因喚醒度。

    嘶!

    高達47.12%!

    陳鋒在百年里走訪過數萬個行星系,林布也不遑多讓。

    單只是一次與千艘棱艦糾纏廝殺超二十年的大規模會戰便打了二十年,林布與第十三星區的戰友們且戰且退,不斷被打散,不斷重整旗鼓,整場戰役的戰線縱貫數百光年,波及數千顆恒星。

    十三星區艦隊陣亡率高達99.83%。

    即便如此,林布還是活了下來。

    這還只是他的戰績之一!

    在極短時間內看完林布的信息,陳鋒覺得大頭確實有理由囂張。

    大頭此時的喚醒度就如此之高,再加上無數次死里逃生練就的戰場經驗,那確實和自己有得一拼了。

    所以我就暫時原諒他的大不敬,等自己想法子讓喚醒度反超了他再聊吧。

    陳鋒是這么想,奈何樹欲靜而風不止。

    “陳鋒先哲,我想知道為什么明明你可以提前一百年就和人類聯系,卻一直要等到今天。以你的才能,我相信你可以和我一樣多次參加戰役,并依然活到現在!

    林布神情肅穆,語調清冷的說道。

    陳鋒面無表情。

    唉。

    哪壺不開提哪壺。

    被揭傷疤了。

    他真有點后悔。

    尤其是看著更后方正皺眉思考什么事的唐天心時,他更后悔了。

    是那種迷族核心都彌補不了的后悔。

    陳鋒很想告訴林布真相。

    因為你死得起,我死不起。

    我如果暴露,我怕被斬首。

    你不用怕。

    你能活到現在,一方面是你的實力,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你的運氣。

    我是真不敢賭運氣。

    最后陳鋒的千言萬語,匯聚成了三個字,“下一位!

    林布表情驟然變冷,鼻子里猛哼一聲,“哼!懦夫!”

    也不等陳鋒趕人,他的身影驟然消失。

    陳鋒分明的看清楚了,林大頭消失之前那眼神里揮之不去的濃郁不屑,只一副其實我已經看穿你的懦弱的神態。

    陳鋒牙幫子咬得很緊,媽的……

    氣!

    特么還無力反駁。

    好煩。

    林大頭這性子在各條時間線里是越來越偏激,路子越走越窄了。

    不行,一定得想個法子給他治治病。

    謝天謝地,林大頭這樣不識好歹的人終究是少數。

    接下來陳鋒與眾人的“談心”還算愉快,還有人試著幫林布分說,懇請陳鋒不要與林布計較,這人就是個腦子有坑的神經病,軍中沒幾個人不討厭他,不然以他的戰績早就也該升元帥了。

    不知不覺間,廣場里的人越來越少。

    孩子媽越來越近。

    陳鋒臨時改了主意。

    “盧先鋒元帥,麻煩你先過來!

    他先越過唐天心與歐青嵐,點到站在最后的盧先鋒。

    盧先鋒暗喜,快步越過前面兩人站到陳鋒面前,先是一番簡單的自我介紹。

    陳鋒心里有鬼,難得的與這位老熟人多說了兩句。

    “盧先鋒元帥你這元帥之位當之無愧。你責任重大,但我對你無條件信任。我相信你一定是值得依托的領袖!

    盧先鋒行了個軍禮,“必不讓先哲失望!”

    陳鋒笑著搖搖頭,“不不不,讓不讓我失望沒關系。我們都只有一個責任,不讓同胞們失望就行。去吧,耽擱你不少時間,不好意思!

    盧先鋒謙遜道:“不礙事,能聆聽先哲的教誨,是我的榮幸。我們已經等了你上百年,也不在乎這幾個小時!

    “哈哈哈,老盧你可真會說話。去吧去吧!

    陳鋒再次謝客。

    盧先鋒欣然離去。

    陳鋒再往后面點,“歐青嵐博士,你先來吧!

    一直在偷偷打量陳鋒的歐青嵐大喜過望,美滋滋的擠開唐天心,雙手捧心往前跳來。

    陳鋒頗為無語的看著這人。

    包包頭、娃娃臉,無敵了。

    你都一百多歲了,看起來還像個小蘿莉,真的大丈夫?

    “先哲你好,我是……”

    陳鋒:“下一位!

    一百二十來歲的合法蘿莉歐青嵐一愣,指著自己,“?哎……哎不對!我是影子星系科學院院長,我有很多重大項目要向你匯報!”

    陳鋒輕咳一聲,“學術方面的問題,我們回頭再細聊,我介紹你和我小弟福萊德斯聊。你們這些高端話題,我就不摻和了,我就看看結果就行。去吧去吧!

    “哎不是!先哲你等一下,我還有話要說。我知道你和我祖……爺爺歐俊朗是哥們,這會亂了輩分。但那不重要,我相信以您的天資和我的高智商基因結合……”

    陳鋒陡然變色,大吼:“繁星!小福!麻溜的關門!把這人給我踢下線!”

    他算是明白了。

    天知道這次歐青嵐腦子里在想什么,百歲蘿莉想亂輩分,想老牛吃老草?

    這還得了。

    果斷丑拒。

    啪。

    歐青嵐也當場消失。

    偌大的廣場里,便只剩下陳鋒與唐天心兩人。

    二人默默對視著。

    莫名的,陳鋒的心跳開始加速。

    所謂近鄉情怯,不外如是。

    陳鋒的確有點緊張。

    唐天心看起來倒還好,面容肅穆,目光堅毅,帶著股清冷的氣質。

    她把女強人人設這一塊,拿捏得死死的。

    但陳鋒并不知道,此時唐天心的心跳速度高達每分鐘一百八。

    app2();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