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秘密潛入


本站公告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跟在唐天行與唐風兩人身后的孟羊,不由得想起了這句話。

    對于他來說,殺人放火才是最喜歡去做的事情。

    可這次出來,陳澤卻有交代,萬不可殺人。

    當然,也不是說不能殺,而是不能引發太大的動靜。

    所以孟羊其實心里很明白陳澤讓他跟著來的目的。

    此時的他已經被附身了將星,論起真正實力,幾乎不比唐天行更弱。

    但兩者所擅長的方面卻是截然不同。

    唐天行精在潛行,暗殺。

    而附身了趙云將星的孟羊,卻是走的剛猛霸道的路子,任敵人千軍萬馬,他只一力破之。

    所以孟羊很清楚他的任務目標所在,便是斷后二字上。

    至于唐天行與唐風兩父子,才是這次擒敵的主力。

    若得手便罷,而若是一旦失敗,鬧出的動靜驚擾了對方,那時才是他孟羊應該出手的時候。

    也由此,孟羊能夠看得出,陳澤對于唐天行父子二人是真的看重,而非是只當做兩顆棋子來使用。

    他孟羊不是如谷青鋒那般喜歡想很多的人,在他這里就很簡單。

    以前跟著華老的時候,只要是對華老好的,有利的,他便盡心盡力去做,而現在跟著陳澤也是一樣。

    既然陳澤看重唐天行父子,那么他就盡力保這二人便是,總歸大哥說話做事,從來就沒有錯的時候!

    這段時間以來,孟羊是真真正正被陳澤給折服了。

    對方各種奇思異想,一言一行,就算當時他猜不透,可在過后,卻總是能證明,陳澤是對的。

    既然如此,自己去動那個腦子干嘛?

    孟羊本就是個只愿上陣殺敵,而不愿多想一秒的主,眼下有了陳澤為他指明方向,他索性就只管迎頭猛沖即可。

    這位在最開始時對陳澤并不感冒,甚至還有過沖突,可在現在,卻是他們兄弟中對于陳澤最死心踏地的一個。

    三人告別陳澤而去,趁著夜色摸到那片小樹林中。

    由唐天行走在前頭帶路,很快,便在林中一處突起的石巖下停下腳步。

    唐天行往后看了一眼,首先與唐風作了個眼神交流,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唐風終于不再像以前那樣,對于他遞來的眼色有明顯的閃躲,而是微微點了點頭。

    孟羊也是會意,與唐風兩人一左一右護衛在唐天行身后,警惕地打量著四周的黑暗。

    其實倒沒有必要如此緊張。

    畢竟孟羊是跟著兩人的,有他在,也就相當于陳澤也在。

    通過孟羊的地圖,陳澤是可以完全掌握其身周一定范圍內的情況的,并且若是有異樣的話,他一定會給孟羊傳來提示。

    可陳澤那里沒有動靜,也就表示這里是安全的。

    不過孟羊清楚,唐天行父子二人卻不清楚,孟羊也不可能大大咧咧到將陳澤最核心的秘密到處拿去亂說的地步。

    是以面子上的功夫總歸得做到十足。

    唐天行這邊也是等兩人準備好了后,這才彈出一腿,輕輕在石巖上某處蹬了一下。

    就聽咔咔連續幾聲輕響,那看起來巨大無比的石巖竟然自行活動了起來,往側面緩緩移動了一丈有余,露出之后那道深邃幽黑的地道。

    唐天行側耳在地道內傾聽了片刻,以確定在自己由地道離開后,對方仍沒有發現關竅所在。

    這才沖后方略一揚下巴,自己當先貓身鉆入了地道之內。

    唐風緊隨其后,而孟羊落在了最后面,并且與兩人保持著一點距離。

    這倒不是他自覺與兩人感到生份。

    從來自來熟的孟羊哪里知道生份兩字是如何寫的?

    保持一段距離,是因為他做不到像唐天行父子那般,在地道里潛行都能做到不發出一丁點聲音的地步。

    他本身的體重,再加上此刻又是趙云附身,那是正大光明到了極致,走起路來說是一步一個坑都不為過。

    離得近,除了會有可能連累到唐天行父子的潛行,而增加被敵人發現的危險之外,也是不愿讓自己的腳步聲干擾了兩人的聽覺,而做出錯誤的判斷。

    別看孟羊平時嘻嘻哈哈,一旦有正事在身,他卻是比誰都更小心謹慎,斷不愿因為自己的緣故而讓行動失敗。

    三人都是武功高絕,即便是在這目不視物的黑暗地道里,不需要點起火把也能做到快速前行。

    可即使如此,三人也是在地道內直走了有半個時辰,最前方的唐天行這才停下。

    他抬起手,微往后一推,一股輕柔的掌風頓時飄向后方。

    這是在黑暗中最有效的通知后面隊友的方法,而在這封閉的通道內,突然有風傳來,便已足夠讓唐風與孟羊二人停下腳步。

    此刻在唐天行的前方仍是黑暗一片,只是他似乎就像是能看到一般,只在抬腳往前走了一步,便即伸出了手。

    而在他的前方,分明就是一堵同樣的石巖墻壁。

    唐天行的手在石巖上一番摸索,隨即動作一停,顯然是摸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卻也不急,而是再附耳在石巖之上,靜靜傾聽著外面的動靜。

    外面似乎很安靜?

    這是跟在后面的唐風的想法。

    而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外面當真是一點動靜都沒有的話,唐天行估計會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沒有動靜,恰恰說明就是有動靜。

    這便是唐天行與唐風之間的經驗差距所在。

    比之進入地道時,唐天行這次聽得更久,更認真,半晌也沒有動靜。

    而跟在最后面的孟羊也是神情嚴肅,他終于明白陳澤認為這是一次很危險的行動的原因。

    此刻若是從地圖上來看的話,孟羊幾乎就要找不見自己。

    作為一個平面的地圖可不會標注出一層還是二層,是以在孟羊的地圖上,他們腦袋頂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光點。

    也就唐天行所在的位置會略少一些,想來那里的位置較為隱蔽或陡峭,不利于士兵們席地露營。

    當然,若非如此的話,唐天行也不可能找到這地道的入口,并且還能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悄悄由此潛行回到陳澤那里。8)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