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一點私心


本站公告

    當天,宇文扈被李信留在家里吃了一頓飯,并且詳細商量了一些“合作”的細節。

    吃完飯之后,李信把他安置在了自家院子里,然后讓人去黔國公府,把黔國公沐英請進了家中。

    黔國公府也在永樂坊,距離靖安侯府不遠,只大半個時辰,一身紫衣的沐英便匆匆趕了過來,在暖閣里見到了李信,對著李信恭敬抱拳:“見過大都督!

    李信笑了笑:“沐兄越發生分了,用不著這么客氣,坐下說話!

    沐英坐了下來,對著李信笑道:“不是生分,只是該有的規矩要有,不然上下不分,天下就亂了套了!

    說著,他抬頭看了看李信,咧嘴一笑:“前些日子聽說大都督與長公主鬧了一些矛盾,不知道現在好些了沒有?”

    李信微微搖頭,苦笑道:“現在給我進院子里睡覺了,但是還是不怎么肯跟我說話,沒有辦法,只能是慢慢來!

    李信與九公主之間的矛盾,是因為懷王殿下之死,懷王是九公主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突然就暴斃而亡,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死在自己夫婿手里,沒有哪個女子能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若無其事。

    好在懷王有一個子嗣流傳了下來,不然夫妻兩個人可能會鬧得更僵。

    想到這里,李信默默的說道:“閨中之事,便不與沐兄細說了,今天叫沐兄過來,是另有事情商談!

    沐英臉色正經起來,對著李信微微低頭道:“大都督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就是了!

    “今天下午,我在府上一個鮮卑部的年輕人!

    李信頓了頓之后,繼續說道:“是鮮卑王帳首領宇文昭的幼子,他代表宇文昭過來見我,說愿意攜整個王帳,向朝廷投誠!

    李信把桌子上的一封書信遞了過去。

    “這是宇文昭親筆寫的書信,沐兄拿去看一看!

    沐英接過書信,展開翻看了一番之后,微微皺眉:“以鮮卑王帳現在的處境,做出這種行為不難理解,但是葉國公與鮮卑王帳有血海深仇,如果這件事大都督不過問葉家,就跟鮮卑王帳合作,被陳國公府知道了,可能會引起一些不愉快……”

    李信點了點頭:“葉家是將門,不管朝廷做出什么決定,他們都會照辦,但是心里有些不痛快是在所難免的,這件事我心里有些猶疑不決,如果跟鮮卑王帳聯手,無疑是平定北方最快捷的法子,但是鎮北軍十萬將士性命的仇怨,短時間內就沒了著落!

    沐英低頭琢磨了一番,然后撓了撓頭,對著李信說道:“這種事情,我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如何抉擇,大都督把我叫來,應該是已經下了決定,大都督直接說就是,末將一定給大都督辦好!”

    李信低頭喝了口茶,然后開口道:“我的意思是,沐兄你從龍武衛中帶一些人悄悄北上,北邊的邊軍可以與鮮卑王帳合作,先平定其他鮮卑部!

    “宇文昭既然給我寫這封信,他就一定會留下后手,防止事成之后我們會對他們動手,到時候鮮卑王帳一定會往北逃,以鮮卑人遷移的速度,我們的軍隊無論如何也是追不上的,即便勉強追上,也未必打得贏他們!

    “沐兄你帶人悄悄北上,最好趁著北邊打起來的時候,偷偷摸到更北邊,等到鮮卑王帳向北遷移的時候,再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說到這里,李信皺眉道:“剛才我想了很久,這件事情最難的地方在于如何騙過鮮卑人的耳目,我沒有想到解決的法子,只能靠沐兄你隨機應變,我的意思很簡單,這件事能做成自然極好,就是做不成也沒有關系,只是有些對不住陳國公而已!

    李信身手敲了敲桌子,開口道:“給你兩萬人,再有兩個神機營的都尉營!

    神機營的編制與羽林衛差不多,一個都尉營是四百人。

    沐英沒有絲毫猶豫,立刻低頭道:“末將遵命!”

    李信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伸手拍了拍沐英的肩膀,笑著說道:“現在京城才稍稍安定下來,我就把沐兄派出京城去,沐兄會不會覺得是我要卸磨殺驢,收了你龍武衛大將軍的職位?”

    沐英連連搖頭,笑容真誠:“我與大都督相識多年,知道大都督的人品,做不出這種事情,再說了,只要大將軍開口,末將立刻就可以把龍武衛交出去!

    他笑著看向李信:“若非大都督,此時沐英可能還是西南一個反賊,也可能早就不知道死在了哪里,哪里能做成什么黔國公,大將軍!

    “這些都是大都督帶給我的,大都督要要回去,沐英絕沒有半句怨言!

    聽到沐英這番話,李信心里也有些感觸,他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長嘆了口氣:“老實說,沐兄你本來不用往北邊跑這一趟,也不用這時候去北邊吃這個苦,只是因為我對葉家的一點私心,才會想著讓沐兄你帶兵北上!

    “本來,身為葉師弟子,這一趟是應該我親自去跑的,但是現在我在京城脫不開身,只能托付給沐兄你去辦!

    李信端起桌子上的茶壺,給沐英倒了杯茶,語氣平靜:“前些日子因為姬家宗室的事情,咱們幾個人之間鬧了些矛盾,我不回避這個問題,但兄弟之間觀念不同,過去也就過去了,我沒有放在心上!

    沐英憨厚一笑:“大都督沒有放在心上,但是大都督說的那些話,末將都放在心上了,那件事是我們幾個人做錯了,大都督發火也是正常的!

    “以后,趙嘉那個大頭書生,一肚子壞水,末將以后再不信他了!

    趙嘉掌政事,本來沐英李朔這種兩軍就不應該與他交往過密,上一次李信大發雷霆,也有一部分這方面的原因。

    李大都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舉起手中茶杯。

    “今日咱們這幫人算是成了大事,這樁大事非是李信一人能夠成就,西南軍上下所有人,都有功勞!

    “李信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是也不會是過河拆橋的不義之徒,這份基業是兄弟們一起打下來的,兄弟們便一起受用!

    他手中茶杯與沐英碰了碰,然后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對著沐英微微一笑。

    “現在我與沐兄說一些什么沐家公侯萬代的話,沐兄非但不會感動,可能會疑心我是不是要對你們家下黑手了,因此這個時候說什么都沒有用,且看以后李信如何做就是!

    古來創業者,對下屬的承諾越是振振有詞,后者的下場往往越是凄慘。

    比如刻著“漢有宗廟,爾無絕世”的丹書鐵券,獲獎者幾乎無一善終。

    李信說完這番話之后,對著沐英嘆了口氣。

    “這一次,便勞煩沐兄辛苦一趟了!

    沐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著李信躬身道:“末將分內之事!眜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