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一路坎坷


本站公告

    “咚咚咚咚~~!”

    后營的校場之上,陶商點齊了兵馬,并召集呂布,趙云,太史慈,馬超,黃忠,許褚,阿飛七名戰將,準備出兵偷渡陰平古道。

    丹陽精兵和南蠻營兩營的將士此番隨同他一起出征。

    三通鼓罷,便見陶商走上了高臺,望向下方的一眾人等,清了清喉嚨:“將士們!”

    丹陽精兵和南蠻營的戰士們齊齊站定。

    “這一仗很重要,是事關天下一統的最后一戰,打完這一仗,天下太平,大家就都可以過好日子了!

    眾將士們齊齊高喊:“威武!”

    “丞相威武!”

    “丞相威武!”

    “丞相威武!”

    三軍將士聲音嘹亮,震懾蒼穹,氣沖九霄。

    陶商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道:“你們都是好樣的,都是我金陵的好兒郎!如此氣勢,天下何軍可與之相比?了不起,當真是了不起!一統川蜀的這場硬仗,就靠你們了!

    阿飛站了出來,高聲道:“將士們,陰平道雖險,但為了丞相,我們理應舍身忘死,一往無前!大家可知道,如今這天下太平,百姓五谷豐登,是哪家施恩所為的?”

    三軍將士一起高喊:“丞相家的!”

    “丞相家的!”

    阿飛滿意的道:“那你們家中,父母兒女,口中所食,身上所穿的衣衫是誰家的?”

    “丞相!丞相家的!是丞相家的!”

    阿飛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你們現在睡的婆娘,又是誰家的?”

    “是丞……”

    說到這,很多將士們一下子閉上了嘴,心中感覺多少有些不對勁。

    這口號喊的,是不是有點得罪人?

    陶商一腳給阿飛踢到一邊,然后清了清嗓子,想再說幾句振奮人心的話。

    但是事到臨頭,他發現他什么話也喊不出來了。

    狗日的阿飛。

    陶商呆愣楞的看著那些兵卒半晌,最后無奈的一擺手,道:“廢話也不多說了……出兵!”

    ……

    劍閣下的主營,依舊豎立著陶商的大纛,所有的營中諸事由徐榮和郭嘉一同執掌,而陶商則是率領兩營兵馬,七員猛將,開始向著陰平道出發。

    兩營的精銳兵馬約有四萬余眾,各個全副武裝。

    先是暗中北上臨洮,然后便進入了陰平古道。

    這一路上,整個陰平古道都是崇山峻嶺,荒無人煙,全軍進軍緩慢,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一路上,陶商等人一邊跋山涉水,陶商還一邊抽空給手下的將領們講解那些從金陵城新調過來的攀巖工具。

    “這些繩索,和咱們平日里用的繩索不一樣,不但長,而且還分為主繩索和輔助繩索,和咱們平時用的繩索,粗來整整四倍有余,在配上專門用來攀巖的鑿釘,可有奇效!

    許褚一邊聽,一邊仔細的看著鑿釘翻來覆去的看:“這玩意怎么大小不一,什么樣式的都有?”

    陶商道:“鑿釘主要用于打入巖石的裂縫,依巖石的種類而選擇不同長度以及粗細不同的鑿釘,螺絲帽,是用于夾進巖石裂縫以作為支點的工具!

    許褚恍然的點了點頭。

    陶商道:“這段時間以來,丹陽精兵還有我自己,平日里基本都是用三點固定法,作為平日攀巖的技巧基礎,回頭我把當中的要領說給你們聽!

    就這樣,一行兵馬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在陰平小路上慢慢的前進,雖然說行路十分艱難,但由于事先準備非常充足,倒也是沒碰到什么大礙。

    大概如此走了將近二十多日之后,陶商等一眾人等來到了陰平道中最為艱險的地方,也即是摩天嶺。

    摩天嶺是一處峭壁,四周都是懸崖,斜坡的度數不小。

    面對這樣的情況,陶商也是早有準備。

    他此番前來,命令三軍將士帶了十條非常粗的長繩,用于向下滑落之用。

    當然,繩子上面還附帶有一些簡易的保護措施。

    許褚向著摩天嶺下看了一看,頓時感覺一陣頭暈目眩。

    “這,這能往下爬么?”許褚膽顫心驚的問陶商道:“這不得活活摔死么?”

    陶商搖了搖頭,道:“放心吧,這些繩子的質量相當過關,只需要用鑿地釘將一頭固定在山崖上,另外一邊拋擲下去,然后一點一點的往下滑,上面有人拉住,自然可以滑落下去!

    說到這,陶商頓了頓,道:“三百多年前,遠在海外的平民中,有一位西方平民軍首領斯巴達克斯,他就曾率領麾下的平民軍,在高聳的維蘇威火山上,向著下方攀巖滑落,最終擊潰了前來追繳他的朝廷官軍,可稱之為傳奇,他那個時候還沒有保護措施呢,用的都是麻繩連接的繩索,而且其攀附的火山高度比之咱們要高很多,人家最終都成功了,咱們差個什么!

    許褚吸了吸鼻子道:“你就會拿這種胡謅的故事騙我,你瞅瞅你編的這個破名,什么想死還不能死,哪有人會給自家孩子起這個?還什么喂豬火山……某家聽都沒聽過……”

    “不下去,我就拿你去喂豬!碧丈堂碱^一皺:“少廢話,按部就班,一點一點往下去!”

    從摩天嶺往下一點一點的降落,即使有了充足的準備,但也是一項非常艱難的細致活,歷史上的鄧艾在這里,只能讓三軍將士包裹著布毯,一個一個的往下自有落體的跳,其結果可想而知,人丁自然是折損大半。

    但即使知道了這些,在有了一些準備之后,金陵軍在下攀摩天嶺的時候,還是未免出了不少的事故,當中又不少險情發生。

    天幸最終傷亡不大,但是卻花費了不少的時間,所有人下落到地面,整整用了十日的時間。

    陶商讓大伙將在攀下過程中的失誤陣亡的將士安葬于摩天嶺下,并讓三軍祭拜之后,便開始發兵前往益州腹地。

    此時,奉劉璋之命鎮守涪水關的,乃是劉璋麾下的大將楊懷和高沛。

    對于兩人來說,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有一支奇兵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在他們的思想中,金陵軍現在猶如遠在天邊的天外來客,離他們倆還遠著呢。

    當聽說涪水關外的不遠處出現了金陵軍之后,楊懷一口氣沒上來,差點暈死過去。

    這些天殺的金陵狗,難道一個肋下生了翅膀不成?8)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