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我不信


本站公告

    app2();

    細雨如絲,大雨如注,暴雨如瀑,那大暴雨呢?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暴雨讓常宇欣喜若狂,在城門里和諸人想象著揶揄著賊軍的狼狽,不過很快臉色就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因為這場雨實在是太大了!

    狂風夾雜暴雨,勢若水壩泄洪,常宇不管是前生還是今世從未見過如此大的風雨,其電閃雷鳴天地一片黑暗好似末日來臨。

    幾乎僅僅盞茶功夫地上積水涌入城門轉眼沒了膝蓋:“不妙,這么下去只恐城中內澇”呂大器皺眉,常宇見水勢越來越大趕緊讓人開了城門泄洪。

    “諸位可曾見過如此大的雨”常宇站在城門口盯著外邊狂風暴雨已沒了先前的歡喜,眾人紛紛搖頭:“這種雨百年難見”吳三桂嘆口氣。

    眼見城門里積水越來越深,此地不宜久留便要回衙門,況韌正欲讓人去取幾把傘被常宇阻住,這等暴雨打不打傘沒啥區別,眾人翻身上了馬朝衙門奔去。

    一出門洞便似鉆進瀑布里,眼睛都睜不開,就連胯下戰馬都變得暴躁起來不時嘶鳴尥蹶子。

    街上積水已深,很多百姓正冒雨防洪,道兩旁隨處可見官兵躲在百姓屋檐下避雨一個個渾身濕透愁眉苦臉,有百姓瞧著他們可憐便邀其進屋躲避,官兵也幫著他們用木盆從屋子里往外豁水。

    眾人回到衙門自也是濕透了,換了干凈衣服回到大堂看著暴雨傾盆喝著茶聊著天倒也愜意,院子里的親兵們卻在忙著防洪,自然會有士兵心中不忿,俺們在外邊被大雨澆,你們喝著茶倒是舒服啊,不過常宇也并不想讓將領出去慰勞那些街頭將士,因為這大雨天的出去沒任何意義。

    當然他們也并非在閑聊,而是在討論白旺所言的談和的可能性和條件,就這樣不知不覺天已近晌午,屠元和賈外雄幾個人光著膀子從外邊沖浪回來:“督公大人,要發洪水了,有的地方都齊腰深了……”

    常延齡突然站了起來:“不行,我得出城一趟”。

    “常侯爺可是擔心城北大軍”常宇趕緊問道,常延齡用力點點頭:“隨軍雖有些帳篷但遠遠不足,如此大的風雨只恐影響軍心”。

    “若這么點風雨便亂了軍心,那南京的兵馬也……”嘿嘿:“本督覺得不至于吧”常宇似笑非笑眼神在徐弘基幾人臉上掃來掃去,幾人略顯尷尬紛紛起身,“若在平日或許不會,只是近日一直疲于趕路士氣略顯低迷浮躁受此大風雨只恐會有影響,吾等還是去看看的好”徐弘基說著便要動身,趙之龍和朱國弼也附和同去,卻在這時,天色突然轉亮,暴雨變小。

    呃……常宇一愣趕緊走到門口,就這眨眼間功夫暴雨已止,隨即天空烏云盡散,烈日當空炙烤!

    艸,這什么鬼天氣,剛剛暴雨如瀑,轉眼間又烈日當空將人曬的要冒煙!眾人均感訝異,李慕仙皺著眉頭嘴里嘀咕著什么卻也聽不清楚。

    就這……

    期待的一場連天大雨,僅僅下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完事了?

    常宇有些懵逼!

    一場暴雨將小小的銅陵造成嚴重內澇差點就給淹了,城中民居幾乎無一幸免的進了水,最深處道成人肩膀,更是造成一些民房塌陷傷了百姓,這個時候常宇下令諸將上皆調動軍隊抗洪,常延齡等人則出城去了天井湖軍營穩定軍心。

    常宇站在衙門口的大樹下,腳下水及膝,頭上烈日當空熱的要死,這種水火并濟的天氣又奇怪又難熬。

    “報,督主大人,賊軍三千逼近城外二里投書要見您!”這時城頭當值的馬科遣人來報,常宇眉頭一皺,這狗日的到底想干啥,依然拒絕與其相見又令馬科和呂大器代理,不過這次李慕仙跟著去了。

    這一次常宇甚至都沒去城上觀望,因為他認定了白旺沒啥實料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卻不知自己正中自己下懷,這一場暴雨將將士淋成了個落湯雞,甚至連個干凈的地方棲身都沒有,這種狀態下你讓他們上陣殺敵去?

    老子也得拖延幾日才行。

    四門大開泄洪,在官兵的協助下城中積水來的快也走的快,常宇頭戴斗笠遮陽在城中街頭漫步看著百姓和官兵忙忙碌碌,屠元縱馬從遠處奔來:“馬科傳話說白旺一定要見您,說只和您談否則便玉石俱焚!”

    哎呦我去,常宇納悶了,白旺到底要搞什么,難不成還要給自己個意外之喜?便同屠元出城前往。

    賊軍兵馬依然在城南盯著毒辣的陽光列陣,會面的地方還是在西南,常宇單騎前往,遠遠便喝問白旺:“今兒你若不給本督些實際的東西,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說著往東邊一指:“至少你這些兵馬留下一半!”

    “你不用嚇唬我”白旺冷哼一聲:“你三番五次推脫當真不把我放在眼里,真以為我是怕你不成?”

    “別說那些沒用的”常宇一臉不耐煩:“就說你要談什么?”

    “你若能保證朝廷封我為柱國與李巖并肩,麾下諸將皆官入五品以上,我便降了你!”白旺盯著常宇一字一句道。

    這話頓時讓常宇一眾驚詫不已:“你,你,當真會降?”常宇說話都有點磕巴了,他之前是不相信白旺會投降的,但他這次條件提的很高,若真的允他或許真的會降的。

    果然白旺冷笑一聲:“堂堂正正做一國柱國大將軍總比做賊強吧,即便是個草頭王也比不上,再說了我辛苦起兵廝殺半生最終或許還弄不到一個草頭王呢,只要朝廷答應我的條件,我便率麾下獻城投誠如何?”

    呂大器和馬科等人聽了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目光齊聚常宇身上,小太監卻苦笑搖頭:“本督不信!”

    “你不信我會投誠?為何不信?”白旺眉頭一皺。

    “左良玉將你圍在山窩里數年,像做老鼠一樣東躲西藏見不得天日都沒見你投降,眼下你兵鋒正利聲勢正旺不可能因為我大軍臨城這么一點麻煩就會投降,要知道即便你在前邊擋不住本督,你還可退守池州,安慶最不濟你還可以回你的山旮旯里躲著去,何必召集舉白旗,這不是你的風格呀,畢竟咱倆還沒真正的交手呢你就說要投降本督豈能相信!”

    ………………………………………………

    詭異天氣不是信口胡謅,作者前兩天在上海剛領教過,從未見過的暴雨轉眼就是太陽暴曬

    app2();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