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六十章 師父


本站公告

    青色蛟龍從天水牢籠內掙脫出來后,沒有立馬逃離這片區域,而是來到了沈風身旁的位置。

    “今天他們是注定不會放過你們了,大不了是拼死戰斗一場,這樣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我會助你們一臂之力!

    青色蛟龍對著沈風開口說道。

    不等沈風開口說話,傅寒光搶先一步,說道:“二師姐,這位蛟龍前輩說的很對,現在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拼死一搏!

    “管他什么神光族,管他什么中神庭的庭主,我就不相信我們無法闖出一條生路來!

    如今聶行川和伍延洪服用了療傷靈液之后,他們的臉色稍微恢復了一些,雖然身體斷裂的骨頭不能馬上恢復,但最起碼他們的戰力還在。

    光永存看了眼身旁聶行川和伍延洪,他右手搭在了聶行川的肩膀上,而左手則是搭在了伍延洪的肩膀上。

    伴隨著他眉心那塊藍色的圓形寶石上,閃爍著淡藍色的微光,他的掌心之內頓時凝聚出了一種白芒,分別沖入了聶行川和伍延洪的身體內,他道:“別反抗,好好的配合我!

    聶行川和伍延洪聞言,他們自然是盡量去配合光永存,讓白芒在他們身體內快速流轉。

    很快,聶行川和伍延洪便發現,在白芒流轉的過程之中,他們身體內斷裂的骨頭,竟然在快速的恢復過來,而且身體內所受的內傷,也在不可思議的極速恢復。

    這一切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

    在光永存收回手掌的時候,聶行川和伍延洪所受的傷勢便徹底恢復了。

    雖然中神庭和神光族達成了合作關系,但聶行川之前并不知道神光族還有如此不可思議的能力,他對于之前光永存遲遲不出現的怒火,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了,他道:“永存兄,多謝了!

    一旁的伍延洪也隨即說了一句感謝的話。

    沈風和齊煙雨等人自然能夠感覺出聶行川和伍延洪的變化,光永存能夠讓聶行川和伍延洪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恢復一切傷勢,此等能力絕對是無比恐怖的。

    “聶庭主,這些人你們自己可以處理嗎?”光永存對著聶行川隨口問道。

    聶行川眉頭一皺,道:“永存兄,要不是這小雜種手里有那般古怪的紙張,恐怕根本不用我出手,伍宗主一個人就能夠處理這里的事情!

    “如今那小雜種手里的紙張被毀,接下來絕對不會再有意外發生了!

    在聶行川話音落下的時候。

    伍延洪肩膀一抖之間,身上的氣勢猶如洪水一般沖出,他雙眸中怒火燃燒的目光,定格在了齊煙雨和沈風等人身上。

    而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忽然從底下的海面上擴散而出。

    “看來這里并不是一個釣魚的好地方,竟然沒有一條魚愿意上鉤,我今天又要挨餓了!

    嘆氣聲在天地間回蕩,這一聽就是出自于一個老者的口中。

    沈風和伍延洪等人聽得此話之后,他們隨即低頭朝著海面上看去。

    只見一艘小木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底下的海面上,一名頭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人,坐在了小木舟上,在他的手里拿著一根竹竿在釣魚。

    處于半空中的沈風等人,根本看不到這位老者的長相。

    此刻,在場一艘艘寶船上的修士,包括神光族的光永存和中神庭的聶行川,內心全都感覺難以置信,他們竟然沒發現這艘小木舟是什么時候來到這里的!

    齊煙雨、傅寒光和關木錦這三個五神閣的弟子,在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他們臉上不由自主的浮現了笑意。

    五神宗的宗主伍延洪也感覺這道聲音有些熟悉。

    聶行川對著小木舟上的人質問道:“你是什么人?”

    能夠靠著一艘小木舟,在這詭海之內平安無事的人,聶行川知道對方絕對不普通。

    小木舟上的人將斗笠和蓑衣脫了下來,他里面穿著一件普通的粗木麻衣,他的頭發全部白了,長長的胡子也是處于一種白色之中。

    這名老者身上有一種飄然,讓人看不透的氣質,他隨口道:“聶庭主,好久不見!

    “我今天來這里,只是為了看看我最小的徒弟!

    聶行川在看到這名老者的長相之后,他眉頭一皺,道:“白逆,竟然是你!”

    名為白逆的老者,笑道:“聶庭主很不希望在這里見到我?”

    齊煙雨、傅寒光和關木錦隨即對著底下的喊道:“師父!

    沈風臉上充滿了疑惑,他將目光看向了齊煙雨等人。

    齊煙雨隨即說道:“小師弟,你還不快拜見師父!

    聞言,沈風隨即恭敬的喊道:“師父!

    這白逆肯定就是五神閣的閣主。

    白逆在聽到沈風喊他之后,他笑著點了點頭,道:“看來上天對我真的很不錯!竟然將你這等天才送到了我身邊!

    “其他的話之后再說,為師先幫你們處理了今天的事情!

    隨后,他看了眼青色蛟龍,道:“被困詭海之巔底下這么多年了,你現在的心性有所收斂了嗎?”

    青色蛟龍一臉復雜的看著白逆,片刻之后,道:“老師,今后我不會再控制不住殺戮之心了!

    白逆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看向一臉疑惑的齊煙雨等人,道:“當年是我將它困在詭海之巔最深處的!

    “原本我看在它天賦不錯,又和我有緣的份上,我想要將它留在我身邊的!

    “只是在戰斗的過程之中,它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殺戮之心,稍有不慎就會亂殺無辜,所以我才讓它在這里好好的磨練心性!

    之前,哪怕是齊煙雨也不知道,這詭海之巔底下沉睡的妖獸,竟然會和自己的師父有關!

    聶行川從前進入過海底之中,那種困住青色蛟龍的手段非常玄妙,他如今臉上是極為的凝重,他無法判斷出如今的白逆,其戰力到底在什么程度?

    白逆將平淡的目光看向了伍延洪,道:“這五神閣和五神宗歸根結底也算是一家!

    “伍延洪,你身為五神宗的宗主,卻在外面幫著別人欺負自家人,你可知罪?”8)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