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不得長久


本站公告

    第九百一十二章不得長久

    “唵……!”

    身體與心靈明為一體,卻又仿佛極端對立分開的這種狀態,令丹增上師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來自于王越身上巨大的壓力和危險,然后也就在這與此同時的一瞬間,這個老喇嘛不知道已經沉浸了多少年不見一絲增長的修行,突然就有了那么一點松動的跡象。

    這就是危機,生死間雖有大恐怖,但卻是危險與機遇并存的一種狀態!

    所以,就在這一剎那的頓悟過后,丹增上師似乎連想都沒有想一下,很自然的便在口中吐出了“唵!”的一聲,而緊隨著他這一聲真言震蕩周身上下,他的腳下忽然就又是一動。腳掌覆于地面,明明還未見得有任何發力用勁的征兆,但他整個人卻就這么一下,豁的平地掠起,如御風而行,毫無半點煙火氣般的,只往前一個邁步,人就到了王越跟前。

    任憑王越之前吃了他一掌,后退的速度有多快,竟然似乎都比不過他這點塵不驚般的輕飄飄一步。

    而后,就只看到雙手交叉內扣在自己的小腹前面的丹增上師,突然便將自己的十根手指頭,一番挑動如輪般對轉,似捏空拳一樣,先是雙手的拇指與食指兩兩伸出相接,緊接著便把中指向上一翻在對接的同時壓在了食指上面,轉眼就結出了一個造型異常嚴謹的手印。

    且他這一下,念動真言和結印的速度也實在是快的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只人剛往前一踏步,同時真言發聲,手一動就自然而然捏了出來。身,口,印,形同一體,給人的感覺就仿佛原本就該如此似的,沒有半點兒牽強與不和諧的地方。

    “嗯?”

    王越的腳下剛剛站穩了腳步,精神力就如同天羅地網般覆蓋身前的一切,是以盡管丹增上師這個老喇嘛的動作如何的快速,卻也瞞不過他的感知。恰好對方才是一掌震退了自己,立刻就緊隨其后展開追殺,王越頓時把眼一瞇,順勢就將后退的勢子向下微微一沉,含胸拔背,兩肩前扣,看起來就像是后背上背了個鍋。

    很顯然,他這個架子就是脊背發力的前兆,周身上下連四肢脊柱,就像是五張大弓,一把架子拉開就等于是蓄上了力,只等對方近身,立刻就能發力如崩山,給予迎頭痛擊。

    但就在雙方身形急速接近的這一剎那里,王越的腦海里突然精神一動,恍惚間似乎就看到了對面丹增上師的身后,影影綽綽便現出了一個身高丈六的人影。雖然很模糊,這影像也如同被一團光裹著,只是略具人形,并不能看的真切,但就是這么一眼掃過去,王越心里就冷不丁的涌上來一股浩大的威嚴。

    就像是常人進入廟宇,跪拜神佛一樣,即便明知道那上面的東西不過就是一堆木雕泥塑,可偏偏在人跪下去的那一刻,整個人都感到了一種莫名的壓力。而相比之下,王越眼下的這種感受,顯然也是千百倍于常人的。這一刻,就在丹增上師這個老喇嘛的身后虛空中,分明就已經有了另外一種力量在涌動,醞釀著……。

    這些雖然不可能用肉眼直接看到觀察到,但卻是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上,同樣是真實不虛的。因為,這其實就是密教修行力量的根本所在,源自虔誠的信仰和供奉,所以在他們這些人的世界中,神佛其實就真的是存在的。

    也許你眼中看到的只是木雕泥塑,但在如同丹增上師這樣的苦修者眼中看到的卻是背后的真實!

    一瞬間的感應,讓王越的不由愣了一下,然后他面前的丹增上師原本扣在自己小腹上的兩只手就從內向外翻了出來,手臂外滾,露出掌心,向上頂,這老喇嘛的骨頭和關節像是根本不屬于人類,兩條胳膊柔韌的就如同是橡膠一樣。

    只往上這么一翻!

    崩!的一聲輕響,落在耳朵里面,感覺就像是被壓縮到了極點的彈簧,突然反彈了回來。

    丹增上師這個老喇嘛,在放開體力限制之后,原本已經垂垂老矣的身子,迅速恢復到了自己昔日體力最巔峰的時候,渾身上下的筋骨和肌肉簡直堅韌的無法形容,一發力,每一根肌肉纖維都如同是鋼絲絞纏在了一起,不但可以違背人類的先天生理極限,做到許多常人眼中不可思議的動作,而且爆發力之強也實在是駭人之極。

    不過,他這一下在王越眼中,看到的卻是和旁人完全不一樣。普通人看到的只是表現,頂多是以為丹增上師已經將瑜伽練到了一個深不可測的地步,所以筋骨堅韌,能夠隨意扭曲伸縮,但王越看到的卻是這個老喇嘛身體里面的血液和內臟。

    按理說,一個人老了,首先衰敗的就該是體內的臟器和流轉全身的氣血,年紀越大,氣血也就越衰敗,這應該是個不可逆的過程。在這一點上,就算丹增上師因為修有秘法,懂得養生,能通過一些神秘的手段將自己的生命力保持在某種巔峰的地步,但年紀大了,就是年紀大了,只要他還沒有突破人類自身的生命極限,那身體就只會漸漸的老朽,直至死亡。

    所以,他眼下所呈現出來的這種逆轉,肯定也是有著極其嚴苛的時間限制的,不可能也一定不會長久的維持下去。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時候的丹增上師一動手,整個人的身體卻從里到外都透露出了一種反常。不但身材,外貌恢復到了三十幾歲時的樣子,而且就連體內的氣血都開始真正的“年輕”了起來,充滿了活力。

    以至于,近在咫尺之下,王越都能清楚的聽到他身體里面血液流動時發出來嘩嘩聲,就像是春天,萬物復蘇,冰雪融化后,無數溪流自山中流淌。

    而這種嘩啦啦的響聲,一開始時初聞還似小溪潺潺,聲雖小,卻絲絲縷縷,連綿不絕,然后緊跟著便仿佛溪流匯聚,成了江河奔涌,嘩嘩聲就有了回音,轟隆隆頓時連成一片,再也難分彼此。

    拳法武功練到高明的地步后,不論是外家還是內家,其實都要將力量內滲,去淬煉柔軟的臟腑,用以加強人身的素質和新陳代謝,所以懂得內養的高手,一般都講究內壯。一來養生健體,長壽延年,二來也能自查自檢,可以及時的修復自家體內的一些以前積累下來的暗傷。

    尤其像是王越這樣的人,出道還沒有多長時間,就樹敵如林,時常與各路高手搏殺,爭生死的,如果不懂得這些,很容易就會在體力巔峰過去后,落得個百病纏身的下場。任憑你,年輕時再能打,到了老了以后,人也就算是廢了,活的比普通人還要痛苦。

    所以,王越現在就一直在進行“換血洗髓”的步驟,不但強壯內臟,而且還要純粹骨髓,從根本上改善自身的造血功能。

    而在這一點上,丹增上師這個老喇嘛顯然也是有了很深的成就的。是以他一出手時,真言震蕩周身上下,瞬間就把自己體內的氣血催動的,恍如江河奔流。

    同時,心臟一緊一松,每一下跳動都如同最大馬力的水泵,一下就將沉重的血漿輸送到了全身上下的每一根血管中。也使得丹增上師整個人的身體無形中竟是又脹大了三分,愈發顯得高大魁梧起來。

    隨著雙方身體的急速接近,王越只覺得漫天熱浪撲面而來,身旁的溫度卻是在這一剎那里生生提高了十幾度。

    這不是場中的溫度突然升高了,而是丹增上師渾身上下的氣血奔騰,散發出來的熱量所致。這雖然傷不了人,但緊隨其后,對面的這個老喇嘛卻是身,口,印,一動皆動,剛剛結印的兩只手就是那么一翻,然后朝上朝前一頂,立刻就把兩人間最后的空間徹底抹平,直接印向了王越的胸腹正中所在。

    且他這一招雙手內翻之下,洶涌的力量好似傾斜的山洪!才往前一頂,力量便一增再增,轉眼間就暴漲了幾倍,使得首當其沖的王越,陡然間就生出了一種被鎖定了感覺。似乎對方一出手,他就已然避無所避。

    而事實上,這當然僅僅只是一種錯覺。究其原因都在丹增上師的那一聲真言之上!唐國的密教的真言,講究的是以聲作法,雖然僅僅只是一個字出口,卻能溝通他們意念中無所不在的信仰神佛,生出種種無法想象的能力,或是對敵傷人,或是加持己身。

    就好比這一下的真言,應該就是老喇嘛對自己本身的增益手段。不但震蕩氣血,助益發力,而且還直接借助他體外溝通的那個存在,增強了他招式中的力量!

    換句話說,丹增上師在這一點上應用,似乎就是精神力干涉物質的法門。

    但是王越卻知道,精神力干涉物質的手段雖然有很多,但以丹增上師的精神強度卻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精神力無形無質,雖然真實存在,卻虛無縹緲。

    在強度沒有達到一定地步的時候,是不可能產生質變,真正干涉到現實的。

    就算可以做到一些事,那也不過是某種特殊的使用技巧。有如曇花一現,并不能長久存在。8)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