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壓力下的機遇


本站公告

    第九百一十一章壓力下的機遇

    雖然到了現在,已經徹底知曉了王越的厲害,也在自己心里打消了之前未曾動手時的那種自信,但丹增上師這個老喇嘛此時再次出手時,卻依舊是動用了自己全部的能力,手段盡出。

    尤其是他這一掌,沒有任何多余的變化,只縱身朝前一躍,順勢起手,往下一落,簡簡單單就朝著王越的心口位置直接按了下去!

    但為了他這一按,丹增上師卻是早就做好了無數的鋪墊的。不論是之前得益于王越的有意縱容,令他得以有足夠的時間來蓄勢,準備,并在心中設下重重算計,還是真正實施時的全力以赴,念動真言讓他能夠在最關鍵的時候抓住那一絲一閃即逝的寶貴機會……。

    毫無疑問,以上他所有的一切準備,其實都是為了現在的這一記“大手印”!

    而此時此刻的丹增上師,全力以赴的這一掌,爆發力到底有多大?只看他身形一動時,腳下踩踏地面時候,碎裂青石的那一腳,便足以知道,他這一招的發力實在已經是算上了一切,傾盡所能。不但是一記大手印中的絕殺招手,而且還要加上他合身沖進時疊加起來的這股子撞擊的力量。

    并且最可怕的是,這個老喇嘛在施展這一招的時候,不管是起身沖刺,還是出手按擊,居然都是靜悄悄的,幾乎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來。明明人如箭矢離弦,倏忽而至,身形已經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但偏偏他整個身體所過之處,就是悄無聲息,甚至就連空氣似乎都被忽略了。

    可,下一刻!當他的手突然如愿以償的按在王越的胸口上的那一瞬間里,之前消失的所有聲音就忽然一起爆發了出來。霎時間,在他們兩人身體接觸的方寸之地,便如同無數雷霆同時被引爆,勁風如箭般咻咻四射,密集如雨,連帶著空氣也化作了狂風呼嘯,直卷得兩人周圍飛沙走石,呼嘯如刀。

    沒人能夠用語言形容出這一瞬的變化!丹增上師這一掌,所爆發出來的沖擊力,簡直超出了任何人所能想象的極限,只是那逸散出來的勁風,仿佛就像是由真的弓弩射出的箭矢一樣,甚至哪怕是有人站在十米開外,被這風一沖,也會感到肌膚如被刀割一樣。

    力道爆發之猛烈,竟是一致如斯!

    “好掌力!放在我和周長虎交手之前,只怕這一掌我就真的擋不住了。而且他這一招大手印的發力用勁兒也和一般的拳法有許多的不同,不但力道可剛可柔,而且滲入體內的方式也是相當詭異,竟是直接作用在氣血上?此坪蛢燃胰械年幨钟行┫嗨,可實際上又絕不雷同。只憑這一下的勁兒,這個喇嘛的功夫便幾乎和七叔差不太多了啊……!

    王越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化,雖然挨了這一掌,但他卻還有時間在心里發出了一連串的感嘆。

    密教的大手印本身就不是單純的武功,發力用勁兒別有樞機不說,練習時還是瑜伽的底子,一用勁渾身筋骨同時而動,最能調和剛柔,善于穿透。是以,王越剛才在最后關頭,盡管已經催動肌肉,以胸口反彈和丹增上師硬碰了一下,可到底是有些倉促,自然一下就吃了個虧。

    不但整個人被打的連連后退,而且體內氣血翻涌之下,宛如渾身的血液都在這剎那間沸騰了起來。以至于臉上神色,瞬息百變,到了最后竟像是煮熟了大蝦一樣,整張面皮都紅的像血似的。

    看起來煞是嚇人。

    好在,王越的身體實在是強橫的可怕,老喇嘛這一掌固然是讓他吃了個不大不小的悶虧,可實際上給他帶來的傷害也沒有想象中的大。只是一時間,體內氣血涌動,翻滾不息的現狀,到底是讓他錯過了在第一時間,迅速反擊的機會。

    只能借著身形后退的同時,抓緊時間來平復氣血。

    而在與人正面交手中,這其實也還是王越第一次被人打得如此“狼狽”。甚至就算是強如蘇明秋和那個疑似阿道夫先生的小個子男人,那樣的頂尖人物,在和他動手過招的時候,也不可能像這樣一出手就壓著他打的。

    丹增上師之所以能做到這一步,事實上除了他的功夫的確厲害之外,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他對王越的心理把握的十分精準到位的緣故。

    換句話說,他其實就是算準了王越現在的心態,知道對手之所以會給自己足夠的時間準備的原因是什么。所以,這次他一出手就是手段盡出,大手印加上真言齊頭并進,根本沒給自己留下任何緩沖的余地。

    而對此,王越也的確是感到了幾分意外,以至于稍一分神,便被老喇嘛的真言束縛,從而失去了最佳的反應機會!

    高手間的搏殺,雖然生死就在一瞬間,很少會出現打起來就沒完沒了的情況,但拳法武功到了如同王越和丹增上師這種地步的人,因為境界已入上乘,不論是自身的感覺,經驗,還是打法,體力全部都遠超常人,一旦交起手了來,就很難像一般練家子一樣,三下五除二便分出勝負。

    尤其是在雙方勢均力敵的情形下,如果不是出于必要,幾乎沒人愿意打下去。不然,只要一方展開游斗,那最后勢必就要陷入漫長的鏖戰和追逐中,或者干脆就是拼體力,拼意志,看誰先撐不住。然后才可能被人抓住機會,一擊致命。

    而經過了前兩番的交手之后,該試探的也都試探過了,丹增上師對于王越的實力顯然早就心里有數。按照一般的常理,這次出手他就算再怎么爆發,也不可能瞬間擊潰體力更在他之上的王越的。并且,就算這么一來,他可以在交手之初的瞬間有可能占據一定的先機,可他到底是年紀太大了,任何的秘法都不足以令他的體力就這么一直保持在這樣的一種狀態,如此這般的劇烈爆發一旦贏了,那自然萬事大吉,可只要他無法在幾招內徹底壓制,那反倒如同飲鴆止渴,只會讓他的體力以更快的速度衰竭下去。

    可相比之下,現在的王越卻神完氣足。

    不但體力還在巔峰,而且精神強橫,丹增上師的真言對他的效果有限。

    就知道這老喇嘛到底是怎么想的,明知道不可能在一擊之下,奠定勝局,卻偏偏一上手便不遺余力。

    “難道,他還有……底牌?”

    人雖然還有徹底站穩腳步,王越卻已經接連幾口氣吞吐出來,便把胸中的沸騰的氣血壓下了幾分,同時他心里也是念頭一轉再轉,對于面前這個老喇嘛的這一番舉動有了一些猜測。

    丹增上師畢竟是出身于密教大雪山一脈的高手,有上師之稱,即便是以王越對密教有限的了解,也知道這一派的傳承歷來隱秘,而在這其中能被冠以上師的名頭的,就不可能是什么簡單的角色。

    指不定身上就有什么隱藏起來,從不外露的本事,當做壓箱底兒的殺手锏呢!

    是以,此時王越心中僅是如此一動之后,立刻就把眼光全部關注到了丹增上師的身上,同時他的精神也瞬間擴散,將身前左右上下四方的所有空間盡數籠罩。頓時就將這老喇嘛整個人的渾身上下,不拘是呼吸,心跳,亦或是體外任何細微的動作,一切一切最容易被忽視的變化,全都巨細無遺的展現在他的感覺中。

    而這時候的丹增上師,也的確是從里到外生出了許多的變化。不但是身體上的,更有精神上的。

    如果不是王越在這里,換了任何精神強度不夠的人也只能通過肉眼去觀察。

    甚至就連蘇明秋那樣的大高手,也只能憑借凝練的心意感受到一些異常,而不會知道對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至于,一般的高手,那就等于是盲人摸象了。只有等到雙方真的動起了手來,才能感覺到一些令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東西。

    而這,其實就也正是密教大雪山一脈,真正的修行法門所在!

    與此同時,就在王越有所發現的一瞬間,剛剛一掌震的王越連連后退的丹增上師,仿佛也突然有了察覺,整個人的心靈似乎突然一下子進入到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境界。明明身體還處于巔峰狀態,可怕的力量潮水般的涌動,似乎分分秒秒都要像火山一樣的噴發出來,但他的精神卻似乎突然晉入到了如同死水一般的寂然之中。

    就好像整個人在這一刻,分成了兩半,一半落在原本的身體上,激發出久違的熱血,似金剛怒目,威嚴天生,一半卻變得冷靜異常,飄飄然如遁出體外,置身于高空之中,俯瞰一切。

    于是,他心中所有的生出的煩惱,和對王越這個對手的顧忌,瞬間全部煙消云散。

    這時候,丹增上師就只覺得,他整個人似乎已經開始了升華,無形中的心意仿佛掌控了場中一切的變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不見長進的修行,居然就在這一瞬間里有了松動的跡象。

    他頓時明白,這其實就是王越帶給他的壓力,導致的變化。

    生死之間雖然有大恐怖,但這同樣也是一種難得機遇。而這正也是密教修行中最看重的生與死的轉換。

    如果他能把握住這個機會,那就能夠突破自己眼下的境界。

    一步踏出,似破繭成蝶,立刻就是生命的另一番天地了……。

    所以,就在這一剎那的功夫里,丹增上師整個人的身上都騰起了一陣淡淡的金光,無形中就在他的腦后現出了一圈若有若無的光亮。

    8)

    
5858xs.com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